Ross Jack

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有留下。

【杰佣】瞎写练笔

#这里一个啥也不会但仍然喜欢杰佣的腐女花皎兮#
【一】

我是一个穿越者。

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,我拥有了这种能力。

每使用一次,我便会随机去一个新的时代待上一阵儿。

我已经去过太多地方了,以至于我已记不清我生活的时代,甚至忘了我的名字,我的一切。

我不知疲惫的行走着,这世界的冷暖我已司空见惯到麻木。我不知道我的目的地是哪儿,我也从没有想过。

闭上眼睛,我想到的总是那一个画面:在一个阴森的庄园,一个个模糊的正在追逐的身影。我竭尽全力想去看清他们的脸,可最后回荡在耳边的却是一段不知名的小曲儿,富有磁性的,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。

我想,这个庄园应该是我过去的时代。可为什么,却轮不到它呢?

【二】

茫茫人海,我相信我能一眼认出你。

那个唱歌的男人。

也许是上帝听见了我的祈求,真的将我送到了这里。虽然这儿已经很久没人居住,早已是废墟一片。

角落里布满灰尘,蜘蛛网将整个庄园占有,每个房间里的家具也破败不堪,可即便岁月将其打磨成了这样,当我推开大门,却还是能看见昔日的繁华。在一张餐桌前,一个男人正举起杯中的美酒;而另一个则喝的酩酊大醉,趴在桌子上一睡不起……

是什么,让他们没落了呢?将二者对比,简直是天壤之别。

直到我看见了它。

【三】

我仍然在漂泊,但现在我为它起了一个名字:时空旅行。

我任然不知道哪里是我的归宿,但我知道我这样做用意何在——追寻那个人的足迹。

那是一张被精心裱起来的相片,是两个人的合影——一个是我,一个是陌生男子。但在这个人的右下角写着一行字:My lover,Jack。

我想起了这个男子。他不是别人,正是那个哼着小曲儿的男人——杰克,开膛手杰克。

我突然感觉头很重,像是有什么本来就属于我的东西总算找到了一样。我陆陆续续想起了我过去的一切,一个游戏,一个朋友,还有我的爱人……尽管,我还是没有想起我的名字。

但既然已经想起了这么多,人不可以贪心,我会慢慢找回我丢失的一切。

也许,我很快就会明白了。

【尾声】

我是一名雇佣兵。

我曾在欧利蒂斯庄园参加了一场游戏。

我有一个朋友,她叫玛尔塔•贝坦菲尔,是一名空军。

我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,他是我的仇人。

但是,他对我很好。

虽然我们现在短暂的分开,但我知道,他就在那儿,等我。

我终于想起了自己的名字。奈布•萨贝达。

你还好吗,老变态。我来找你了。